空荡荡的室内,清隽挺拔的身影略显孤寂,本应习惯清静的仙尊孤坐在那里,看着手中的木盒,陷入思索。

    坐榻上,还凹陷着的印子仍残有余温,仙尊还能想起坐过这的漂亮少年,来时还带着笑颜,现在却哭着离开了。

    他是不是……有些忽略自己这个弟子了。

    在过去愠韵做出那些欺男霸女之事后,仙尊其实就已经放弃了自己这个弟子。

    但现在,他想,少年还是个孩子,归根到底,愠韵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跟他也脱不了干系。

    仙尊想起愠韵年幼时天天缠着他,要他抱的样子,又一次心软了。

    轻叹声在屋内环绕。

    ……

    愠韵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宅邸,松了一口气。

    他用不满的口吻控诉道。

    “你都没告诉我,我喜欢仙尊。”

    系统下意识道歉。

    【抱歉,下次尽量提前和你说。】

    但随即又意识到不对,这些资料并不是它随时能调的,除了基础性格资料外,人物具体关系资料只有在见到对方时才能调出。

    系统向愠韵解释了一番,以表明它并不是有意不说的。

    愠韵有些不好意思。

    “对不起啊,误会你了。”

    系统体内的程序莫名跳跃了几下,奇怪的喜悦席卷了它的代码,它压下这些错误代码,回道:【没事的,宿主。】

    愠韵开心地笑了笑。

    “嗯嗯,毕竟我们可是要成为最好伙伴的!”

    系统滞缓了一下。

    【嗯。】

    那错误代码又一次侵袭了系统。

    它可能要去做下检修,看下自己是不是被植入病毒了。

    系统动身的很快。

    走前,它不忘留下任务相关代码。

    任务相关代码比较起系统更没有人性。

    愠韵还没来得及休息,就又接收到了一条任务。

    【颁布支线任务:欺辱主角之一顾辞年(0/1)】

    【限时:一天】

    【提醒:他是你最厌恶的人,请用您最恶毒的思维欺压他。】

    愠韵倒没有在意系统的不辞而别,为了早日离开这个世界,他开始认真地研究起任务。

    顾辞年是他最讨厌的人嘛?

    愠韵调出人物设定,开始代入进角色的思维。

    顾辞年在三年前被灭门,仇家无数。

    在他举步难行的时候,和愠韵的师傅,仙门的仙尊做了交易。

    仙门将供他修仙秘籍和资源,条件是他得伴愠韵左右,助愠韵治病。

    顾辞年已经在愠韵身边待了三年,他本身天资聪颖,加上仙门的资源,成了修仙界中的翘楚,有着相当好的名声。

    目前唯一被嘲笑的地方,就是被愠韵“养着”。

    可凭什么,一个“炉鼎”而已,凭什么比他修为还高,不仅被修仙界众人钦慕,连本应只属于他的师尊都对他赏识有加。

    少年越想越气,师尊不收他的果子,是不是因为顾辞年,一定是他向师尊打了小报告,不然他怎么会被骂。

    愠韵带着酝酿好的怒气,推开顾辞年院子的大门。

    从院子里的装饰来看,可以看出主人是个带有洁癖喜爱整洁的人,连种植的花草行距,都是精心估量的。

    院子的石头路上,一个人影出现在愠韵面前。

    劲瘦清癯的男子身着一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