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 长公主的自救计划 > 正文 第10章 萧宝儿的选择·完
    美人趴在榻上,认真地思考着萧玉的提议,最终还是打消了念头。

    孝明帝有很多妃子,那些妃子围着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宫墙之内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地方。

    对萧宝儿来说,萧玉和先皇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是,她是萧玉的阿姊。

    她告诉萧玉一切时会下意识地不把它们描绘地那么恐怖,她不希望吓到阿玉。

    再说,萧宝儿觉得萧玉是不会信的,莫须有的事情,连她自己都不信,说出来只觉得可笑……

    萧宝儿看着窗外的春光,这个春天她是没有心情举办春日宴了。

    其实春日宴的时间也早就过了,很快夏天就要来了,夏天是热烈的。

    萧宝儿在这个夏天做了一件自己以前压根不敢想的事情,她将府内大半的男宠都放了出去,除了个别实在无路可去还有个别需要监视的外,剩下的人一律赶出府去。

    萧宝儿觉得自己疯了,可是想了这么久她想明白了两点,她还不想死,另外梦境一定预示着未来。

    萧宝儿不想死,她决心要改变未来,要改变未来,就要杀人!

    萧宝儿是能狠下心的,只要和她还有阿玉无关之人,她统统都能下手!

    萧宝儿的第一个目标是萧胥,萧胥的母亲只是一个洗脚婢,他并没有什么背景要杀他十分简单。

    从前萧宝儿不杀萧胥是怕他死了之后会出现一个自己无法掌控的人。

    先帝的儿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杀了萧胥后就只剩阿玉和断腿花鸡。

    可是老东西有许多兄弟,若皇室后继无人,他们保不齐会反叛……女孩每每想到这些就变得犹豫不决。

    可她不能坐以待毙,萧宝儿明白自己需得做点什么。

    *

    “驸马,您……”

    寻蓝没有拦住裴渊,女孩就那么自然地和男人四目相对,他也很自然地看到了她身上那些痕迹。

    “松手。”

    她扯着自己的手腕,女孩的手腕已经被他抓红了,裴简只能松手。

    寻蓝替她整理好衣衫后,她让下人都离开了屋内,这屋子里现在只有她们二人。

    萧宝儿仍旧是靠在美人塌上,盯着呆愣愣的他,“过来替本公主揉腿。”

    她想好了自己要做的事情,现在或者将来都不打算缠着他了。

    榻上的女孩身体娇软,慵懒地垫着软枕时像可爱的幼兽,他曾捉过几只,它们会将他当成兽母,在他手心憨态可掬地撒着娇。

    裴简双手握拳,慢慢地走了过去,双手小心地搭上她的细腿。

    女孩猛地吸气,面色恼怒,“你想弄断本公主的腿吗!”

    裴简从没给任何人揉过腿。他看着自己半跪的膝盖,除了君主、父母,这双膝盖也不用跪任何人。

    他看着榻上骄纵的少女,裴简跪下了另一只膝盖,放轻了手劲,仔细地替女孩揉着腿。

    萧宝儿撑着头,尽量偏过眼睛。

    娶她是受辱,碰她是受辱。她是当朝长公主!先帝胞妹!做她的驸马难道委屈?

    女孩突然起身,一脚踩在他的脸上,裴简闻到她脚上的味道,也是香的。

    萧宝儿想到被人伺候的感觉,多日不召人侍候,身子也有些空虚了。

    女孩一下子从榻上扑到他身上,他被推倒。

    裴简屏住了呼吸,和女孩四目相对,他身体僵硬,但是暗处好像有岩浆在流动。

    “殿下……”

    话没说玩,女孩的软唇一下子覆了上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