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凭谁问 > 第一卷·故人逢 第17章 无韵词
    八月十九,临近正午

    周子宁与魏子渊刚到京城,就直接去了太子府。他们刚进府,迎面正走出来一位眉眼锋利,身板挺拔的男子。他单看身段是气质不凡,若亭亭松柏;可若看脸色,那就像被霜打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黄花菜。

    他看见周子宁,当即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一只手还在拍着他的后背,嘴里小声感慨着:“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周子宁被他抱得满头雾水,魏子渊在旁边挑了挑眉,脸上写满了“这人是谁?”

    周子宁忙推开他,弯腰行礼道:“叶将军。”

    还不等叶岑邈回话,周子宁就接了一句:“感受到叶将军的思念了,就是下次不用这么礼貌,内人在呢。”

    叶岑邈立刻抓住了重点,向周子宁身后一望,却不见姑娘的人影。

    最后堂堂现任北疆主将像见鬼一样,用眼神来回扫着周子宁与魏子渊。

    魏子渊架不住被这么看,于是他恭恭敬敬地和叶岑邈行礼:“想必您是北疆主将叶将军。在下为修撰院史官,上任不久,方才不识将军,未来得及见礼。”

    叶岑邈被魏子渊一番话说得感觉自己有些失态,刚想给魏子渊回个礼道个歉,就听魏子渊阴阳怪气地来了句:“只是叶将军与在下的内人抱得如此亲热,让在下有些不知所措了。”

    叶岑邈:“……”

    周子宁见状,和神色复杂的叶将军笑道:“行了行了,我和他说北疆叶将军脾气不错,见到了可以开开玩笑不用拘谨。”

    魏子渊也配合着作了个揖。

    叶将军顿时觉得自己过分小气过分古板,不就是龙阳之好么,他在北疆滚了这么多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以理解!

    应该……可以理解?

    “叶将军怎么这个时候回了京?来太子府看太子殿下?”周子宁问了句。

    叶岑邈生无可恋地一揉脸,压着声音说道:“我昨天晚上到的京城,想着清早来看看殿下,可殿下不知怎么了非让我和他练剑,你说我敢真下手捅他吗?我疯了?”

    叶岑邈的剑法以“快、准、狠”而闻名,他出剑不会收敛,每一剑都是奔着要命去的。可想而知让他陪太子练剑能有多憋屈。

    叶岑邈用眼神示意他让魏子渊回避:“有点事我想单独和你说说,刚和殿下也说了说。”

    周子宁却道:“如果不说他的坏话,那就一起听吧——他知道我是谁。”

    于是三个人一同进了府内找唐金摇。

    “互通有无?穷疯了?北蛮人这又是在放什么狗屁?!”周子宁怒气冲冲地给自己灌了一盏茶,仿佛又想逮着叶岑邈就揍。

    前些日子北蛮人秘密派了使臣到北疆军,说想和大越友好相处,互通有无。叶岑邈看北蛮人就想直接杀,一口拒绝,让北蛮人赶紧滚。

    叶岑邈再次离他远了一点,道:“北蛮人秘密来访,知道此事的人不多,我便直接拒了北蛮人的要求,但那几个文官给我把消息捅京城来了,上面一道圣旨把我叫回来,准备兴师问罪呢。”

    魏子渊方才一直在听,这时插了句嘴:“敢问叶将军在北疆可有后手?”

    叶岑邈道:“有后手,亲兵副将都在北疆,军中提前下过令,内外皆防。我明日早朝真假参半说几句,然后赶紧滚回去。”

    “我想找个理由回朝堂,我和皇姐说过,她说我太急躁……但这次我想试试能不能帮上叶将军。”从开始就没说过话的唐金摇开了口,低声说了这么一句,像是在试探他们的意思。

    周子宁还在思考,魏子渊就道:“殿下,臣知道您想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