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春意寒 > 春雨 第28章 决心
    正月初七那日,叶沧海传回消息。

    苏鄞自首,正在回京途上。

    顾珩阅览后线报后,于宣德炉中焚尽,却在该如何处置宋沅柔时犹豫不决。

    为解心中烦闷,顾珩驾临鸡鸣寺。

    如今正在年节里,鸡鸣寺要比往常更加繁华热闹,百姓举家前来寺庙祈福还愿。正门处人声鼎沸,因顾珩私服出宫,所以没在正门逗留,车轿前往鸡鸣寺的后门。

    抵达后门,随行的太监利落地放下车凳,何安刚要上前搀扶顾珩,他已经信步走了出来,径直走进鸡鸣寺的后门。

    道真和尚的住处在整座寺的西北角。

    此刻,他正在寝屋里摆一局棋盘,自己同自己博弈,沉迷在棋局中。

    正在思索下一步棋该怎么走时,顾珩霍地推门走了进来。

    道真和尚仍执着白子,他不用抬眼,都知道进来的会是谁。普天之下,谁会如此没有规矩地闯入他的居室,除了皇帝顾珩,再也找不出第二人。

    “皇上携怒而来,可是有何心事需要贫僧为您开解。”

    顾珩撩袍坐于道真和尚对面,几案上的博山炉轻吐云雾,正缓慢腾升。

    他自顾自取杯,扼袖斟茶,眼睑低垂。

    “道真,是否还记得你与朕初见时,你曾对朕说过什么吗?”

    道真怔了一瞬,随后嘴角露出浅浅的笑意,“贫僧自然记得。那时您已获封肃王,只可惜太.祖皇帝爱重懿文太子,苛待于您。贫僧那时对您说……”他不由地停住。

    “说了什么。”

    “此后,贫僧定会送殿下一顶白帽子。”

    顾珩抬眼却并未抬头,目光倏地逼向道真,“白帽子!是啊,就是这一顶白帽子。”

    他手指沾上茶水,随后在几案上写字,嘴里仍继续道:“你可知朕当时的心情,当真是又怯又怕,却又忍不住去盼。在那之前,朕只求自保,可是听到这句话后,朕反而在想,这皇位朕为何坐不得。这一个白字加一个王字,合起来不就是一个‘皇’字。”

    他收回手,猛然抬头,“道真,朕从不让你推演朕的命数。可今日,朕想听你算一算。”

    道真嘴角的笑容收敛起来,目光中带着丝丝诧异,“皇上,您以前从不相信贫僧的推演之术。您曾说命由天定,即便天命不佑,您仍可以挣扎出一条路。”

    “朕如今依然不信,但是,朕想听一听。”

    顾珩后倾靠在引枕上,笑容隐含着一缕邪肆,“听一听你这佛口里,能说出什么禅机。”

    “皇上要如何测,又想推算什么。”

    “测字,就测这个宋字。测一侧这龙座,朕能够坐多久。”

    顾珩一面说,一面再沾茶水,用手指在几案上写出一个‘宋’字。

    在写时,不知道为何。

    他的心中荡漾起轻微的涟漪。

    道真静静地瞧了眼几案上的字,不免抬头瞥了他一眼,端盏呷一口茶,若有所思地说道:“‘宋’字为宝盖头,或可读‘家’字,可以看出家与您有深谙晦涩的矛盾,正因这份矛盾,您发动靖难之役。‘宋’字下边是‘木’字,这上面一横等同宫殿主梁,一撇一捺支撑宫殿,意指您足以胜任皇位。只不过如今您将登上皇位,根基不稳,便要擦去这一横,将下面的一撇一捺改成两点相抱之势,这样一看,这便是一个‘小’字,可这一竖下边的钩被藏了起来(1)……”

    他一面说,一面重新写了一个‘小’字。

    这字将将写好,道真脸上的表情却愣住,顷刻间变得讳莫如深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