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偷风不偷月 > 正文 第61章 第 61 章
    楚识琛渐渐喘不过气, 唇齿被舔开,项明章强势地侵占他的口腔,舌尖轻舐, 像毛笔搔了一下, 伴着下流的声响。

    仗着在项家,在自己的领地,项明章肆无忌惮,烟味早已散尽, 他吻着楚识琛却久久不肯离身。

    楚识琛承受着, 闭了眼睛, 他瞧不见书房门口了,不敢想象万一有人从走廊经过,撞破这一幕会是什么反应。

    在别人的婚礼上,宾客和一家之主躲在书房接吻。

    这算不算是偷情?

    这个词在脑中一闪而过, 楚识琛不禁惊颤。

    “嘶……”项明章终于肯停下, 气息大乱,喘着,“怎么每次都咬我的舌头?”

    楚识琛薄唇磨得水红,目光又飘向大门:“你起来。”

    项明章道:“我也腿麻,起不来。”

    楚识琛当然不信:“你在耍赖么?”

    项明章再次低头去亲, 预设楚识琛会推他, 温柔了些, 免得把楚少爷的手臂也累酸了, 然而描过嘴角和唇峰,楚识琛始终没有反抗。

    项明章得逞与得意参半, 说:“不想要为什么不推开, 你在欲擒故纵吗?”

    楚识琛指间燃着雪茄:“我怕烫到你。”

    茄芯冒着火星, 项明章眼底却淌过一股风波,他夺下雪茄,抛进茶桌上的烟灰缸,另一只手捏住了楚识琛的领带结。

    胸膛起伏着,楚识琛呼吸不匀,项明章单手解他的领带,还要假惺惺地扮斯文:“太紧了,松开一点。”

    楚识琛还未应允,项明章已经将他的领带抽开了,然后是衬衫扣子,一颗,两颗,三颗,他按住项明章的手背:“项先生,别太过分了。”

    项明章一挣,更过分地拨开楚识琛的衣襟,露出一块皮肤,白瓷似的,项明章收了手,吻着楚识琛的耳鬓一路向下。

    楚识琛推了推项明章的肩膀,蚍蜉撼树,未动分毫就瘫在卧榻上没了力气。

    项明章停在他胸口,埋着,声音都变闷:“把你抱上楼好不好?”

    太过火了,楚识琛霎那觉得,他一点都不冤,他也是一个放浪形骸的纨绔,攫住残存的理智,他说:“不行……”

    项明章没有威逼利诱,抬起头说:“也好,我不喜欢这栋房子,以后我带你去缦庄。”

    楚识琛道:“我不去。”

    项明章早有招数拿捏他:“那只猫你不要了?叫什么来着,灵团儿?”

    楚识琛说:“你把猫还给我,我自己养。”

    “太迟了。”项明章道,“我让人给那只小东西专门弄了一间屋子,有它快活的,他恐怕乐不思蜀。”

    楚识琛后知后觉:“你当初提议一起养就没安好心。”

    项明章笑起来,英俊的脸上终究是霸道比温柔多:“对啊,我说了,姓项的男人没有好东西,你可要提防着点。”

    走廊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有人来了,楚识琛的衬衫领带没一样整齐,瞪大眼睛只余慌乱。

    项明章把人搞成这样,自己却衣冠楚楚,他脱下外套盖住楚识琛,起身站在榻前挡着。

    茜姨出现在门口,说:“你在这儿啊,如纲叫人到处找你。”

    项明章不耐烦道:“让他别忙活了,我没空搭理他。”

    “明白。”茜姨张望了一眼,“楚先生也在呢,是不是睡着啦?那单独准备的餐食还要吗?”

    项明章说:“弄一点吧。”

    茜姨下楼去了,没一会儿用托盘送上来吃的,荔枝话梅和龙趸炖蛋。

    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