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七零养娃文对照组觉醒了 > 正文 8、第 8 章
    忙活一上午后,瑶山生产大队插秧的人都在翘首等待着家人过来送中饭。

    香茶篮子里有两根玉米棒,一竹筒盐腌鹿耳韭根以及三竹筒鸡汤,再有就是四个玉米窝窝头。

    窝窝头是昨天秀娥姐塞给她的,这玩意吃了顶饱,她没舍得吃,正好今天热了送地里头给干活的爹和哥哥们吃。

    过去时,田埂上已经坐满卷起裤腿的男男女女,香茶还看到了赵家另两房人。

    胡老大和赵老三并排坐在田埂上,不过就胡老大一个人叽里呱啦地说,赵老三黑着脸,不爱搭理胡老大。

    看到香茶,生产大队的人嚼着红薯打听:“香茶,你是住在胡家?”

    香茶乖巧点头:“是呀。”

    “那昨晚胡家发生了啥你该知道吧?”

    这话一出,胡老大的脸色顿时不自在起来。

    他婆娘死教不改,半夜跑到橱柜偷赵家的老母鸡汤,谁知装鸡汤的大碗上面放了个老鼠夹,他婆娘疼得吱哇乱叫,周围人家都被吵醒了,还以为村里进了贼。

    为了这事,他废了一上午的口舌和赵老三赔不是,赵老三脾气倔,连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他。

    胡老大深深叹气,他觉得他和赵老三的关系好不长久了。

    这边,大伙揪着香茶的腰篮不放,非要问个所以然出来。

    有人酸唧唧:“你爹昨晚炖鸡给你吃了?你爹对你真好。”

    又有人问:“是不是王如男偷你家鸡汤喝遭你爹打了?”

    大家不是傻子,听得出来惨叫声是王如男的。

    有人很解恨,拍着手掌夸赵老三打得好,王如男为了她那张嘴,在瑶山生产大队干得偷鸡摸狗的事还少吗?

    香茶忙解释:“昨晚是炖了鸡,不过我爹没打王婶,我爹担心夜里有老鼠,就在鸡汤碗盖上放了老鼠夹,王婶的手被夹了…”

    小孩子天真,句句没说偷,却字字都在说偷,田埂上的人都笑死了,骂王如男活该,夹得好。

    香茶跟着笑,一蹦一跳地跑到赵老三跟前。

    赵老三将盛有鸡汤的竹筒往女儿嘴边送,香茶忙摆手说家里还有,赵老三非要喂,香茶只好喝一口,第二口怎么劝也不喝了。

    对面大树底下啃干粮的郑桂兰看到这一幕暗搓搓地骂。

    “家里又不是没女娃子,舍得给香茶这个祸害喝,也没见老三盛一碗给我家美玉,美玉才是实打实的赵家女儿,香茶是个啥?是抱来的灾星!”

    说到鸡汤,有人就问郑桂兰。

    “你婆婆没留一只鸡给你?你炖了给你家美玉吃呗。”

    郑桂兰:“我要的是公鸡,公鸡没杀。”

    丁大嘴:“你傻啊,公鸡肉咬不动…”

    郑桂兰洋洋得意:“这你就不懂了吧,素芬家的母鸡马上要抱鸡窝,和我借公鸡,回头孵出小鸡,她分我五只。”

    丁大嘴哑巴了,原来郑桂兰撇下肥嘟嘟的老母鸡不要,要打鸣的公鸡是为了抱小鸡崽。

    隔着几条田埂的苗云霞不痛快地冲炫耀自己过不了多久就有小鸡崽养得郑桂兰啐了声。

    “呸,抱着香茶养得鸡骂香茶,脸皮厚得能堆城墙——”

    话说一半,苗云霞突然高声使唤起大儿子:“来财啊,这半碗红烧鸡给你三叔端去,让香茶尝尝味。”

    田埂上的人都瞅着苗云霞,只听苗云霞爽朗地解释:“家里五只鸡平日里都是香茶在喂,你们说,我该不该端一碗给老三?”

    “是要给,云霞,看不出来啊,你还怪疼香茶这孩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