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七零养娃文对照组觉醒了 > 正文 7、第 7 章
一并盖上的还有高瓜丝。

    “果然是高瓜丝,我没闻错!”

    王如男兴奋地蹿过来,像个饿死鬼一样伸手就抢。

    香茶挡到桌子前,瞪眼:“这是留给我爹和叶茂哥哥的,不许动。”

    馋虫涌上心头的王如男哪里管这些,嚷嚷道:“你住我家,烧我家的柴,喝我家水井的水,我吃你一口菜咋了?”

    说着用力推开香茶,端起碗贪婪地往嘴里扒拉高瓜丝:“哎哟,又脆又香又嫩,真好吃,就是少了点。”

    摔了个屁股墩的香茶见王如男几口就吃完了菜,气得腮帮子鼓成河豚,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王如男舔着嘴皮子回味高瓜的清爽,余光一扫,她看到了啥子?

    她看到香茶攥紧双手像头发怒的小狮子猛地朝她扑过来。

    “哎哟。”

    才吃饱的王如男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捂着肚子喊疼。

    拿头撞人的香茶此刻眼冒金花。

    打算去二妮娘家喊赵老三回来吃饭的赵枝繁听到惨叫声着急忙慌地折回来。

    一进门就看到倒地的王如男以及快要晕过去的香茶。

    赵枝繁一把抱住香茶。

    香茶气得哭,趴在赵枝繁的怀里大声控诉:“枝繁哥哥,王婶把菜全吃光了,爹和叶茂哥哥没菜吃了,她坏,呜呜呜…”

    香茶被王如男的无耻气得够呛,清亮的小嗓门一叫,周围正吃饭的人们纷纷端着碗站到胡家院门口张望。

    赵枝繁已经看到满目狼藉的桌子,再看看怀中小姑娘苍白的脸,当即大怒,抄起门后防盗的木棍就朝王如男抡去。

    王如男吓得哆嗦,跳脚往屋外跑:“别,别打,我不就吃几口菜吗,至于吗?”

    香茶抹开泪,冲院中被赵枝繁追着上蹿下跳的王如男喊:“你下午是不是开我爹的箱子了?!”

    她走的时候故意将钥匙头对着里边,回家钥匙头朝外,爹和哥哥们中途都没回家,不是王如男动的还能有谁?

    王如男眼神闪躲,她心虚,赵枝繁看到后气得肺管子疼,闷声举起棍子毫不留情地打了下去。

    王如男的男人和孩子们忙过来拉扯,压着王如男赔礼道歉,又拿出一刀腊肉赔给香茶,香茶不要,胡奶奶硬塞。

    “接着!馋死鬼投胎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看着香茶将那一刀腊肉拎进屋的王如男难过的脸红一块白一块。

    肉是她在火车上找外地人买来的,想着哪天趁家里人不在家偷偷割着吃,没想到今天被男人和婆婆翻了出来,还将肉给了香茶!

    这肉花了她大半年的私房钱呢,就这样给香茶了?她一块都没落到!

    胡老大望着自己媳妇那馋相,气不打一处来:“整天就知道吃,你是猪投胎的吗?猪到了年底能出肉,你说你能干啥?”

    胡老大和赵老三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哥们,婆娘把赵老三含在手心怕化的女儿打了,这事要是不给赵老三一个交代,他们多年的兄弟情不至于散,但一定会淡。

    所以赵老三从二妮娘家回来后看到香茶眼圈发红,得知王如男偷吃还欺负他闺女,立马放下母鸡就往胡老大的屋子走。

    才走到窗边就听到胡老大在里边训斥王如男,话里话外让王如男滚回娘家,王如男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劲的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我给你生了五个孩子,你让我一个人回娘家,我哪来的脸?”

    胡老大冷哼,骂声一声比一声高,最后胡奶奶都出来劝了,一时间胡家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