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先王外室入府后 > 正文 8、风寒
    秦扶凝不悦地扭头看向淑怡。

    淑怡是不怕秦扶凝的,她自幼就跟在秦扶凝身边伺候,与秦扶凝交情甚笃,或者说她敢在秦扶凝面前直言不讳,都是秦扶凝默许的。

    “温夫人初来之时,毫无根基,又害怕被为难,自然要好好巴结郡主,”淑怡浅笑道,“郡主对温夫人的态度足以让她在雍王府立足,温夫人在倚竹苑与世隔绝这些年,郡主想必也是想到这一层才有意引温夫人入怀,可郡主曾和奴婢说过,温夫人十岁前是见过世态炎凉的,我朝民风固然开放,郡主好女一事不算上不了台面,可郡主与温夫人身份有别,温夫人从前又是跟了先王爷的女人,原就没那方面的心思,若她真不守规矩,首要考虑的也是王爷而非郡主,可温夫人连和王爷扯上关系的念头都没有,更不可能和已逝夫君的女儿搞这不伦之恋了。”

    秦扶凝默不作声,心中明白淑怡说得有几分道理。

    可越是难得越是禁忌,她越想触碰。

    “那依你看,我若偏要她,该如何?”秦扶凝问道。

    淑怡道:“郡主身份尊贵,若是明说,温夫人拒绝不了,这是她的福气。可郡主若是想要强取豪夺,就不会这样烦恼了。此事讲究顺其自然,不如郡主寻了由头多和温夫人共处,或是去踏青,或是去游船,温夫人没见过的东西多了去了,郡主不妨多带她见见世面,再时不时冷落温夫人几日,欲擒故纵,让温夫人吃点小苦头,时间久了,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反正温夫人寡居,郡主不愁没时间机会。”

    秦扶凝深以为然,心情愉悦起来,玉臂伸展,仰躺在水中,比方才放松许多。

    次日秦扶凝坐在和婉院内处理公务的时候还在想,今日若温若送东西上门,她得好好冷冷她,才能让她知道在这雍王府该依赖谁才能好好过日子。

    不成想温若没等到,等来了月影阁传来的消息。

    温若病了。

    秦扶凝也不顾冷落不冷落的事了,慌忙让人去请郎中,自己则小跑着进了月影阁,守在温若床前。

    “怎么回事?”秦扶凝发现温若脸色红得厉害,手一碰竟是发热了,当即怒道,“你们怎么照顾夫人的?好好的人怎么就病得这么厉害!”

    温若上一次去和婉院是两日前,那时候温若分明一切安好,面色红润健康,仿若娇艳欲滴的桃花。

    青然连忙跪下,回道:“郡主明鉴,是夫人前些天见到莲池竟有荷花开,说要为郡主做荷花酥,亲自去了莲池采摘,奴婢有罪,没能拦住夫人,只好陪着夫人一起去,夫人没站稳跌进湖里,怕牵连到奴婢,让奴婢瞒下此事,自己熬了姜汤喝,没成想还是伤了风寒……”

    听闻温若是为了自己才去冒险摘莲花,秦扶凝心中顿时酸涩,想到自己昨夜想了许多为了让温若更依赖她怎样为难折磨她的法子,只觉愧疚万分。

    秦扶凝又怒又愧,原想处理了青然,然后想到温若来雍王府身边就跟了这一个人,也是为了保她才瞒下这件事,若是处置她等温若醒来怕是要让她伤心,思来想去只好高高抬起轻轻放下,让人把青然拖出去鞭笞二十,以儆效尤。

    府内医工匆匆赶来,在秦扶凝几乎要杀人的目光下心惊胆战为温若把脉,随后松了一口气,道:“郡主不必担心,夫人原就体弱,一直调理着身子,此番风寒看着严重,属下开几副药灌下去,再按原来的药方继续调理,也就无碍了。”

    秦扶凝调查过温若,知道她确实是身体不好,听到医工说无碍,心中悬起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语气不禁放松了些,“费逾,以后你就负责调理温夫人的身体,务必好好养着,若有需要名贵的药材,尽管从我账上划。”

    温若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