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邪尊天开 > 正文 第二章 飞剑
    老人看着他出去缓缓坐起来,从身下稻草里翻出半只烧鸡一个小酒葫芦,美滋滋的喝了口酒、抓着烧鸡大啃大嚼起来。

    殿外突然又响起脚步声,老人急忙卧倒、没忘了把烧鸡和酒葫芦压在身下,动作仓促酒葫芦硌到肋骨疼得他龇牙咧嘴,正好装模做样的抹眼泪。

    进来的自然是天开,这个破庙除了他也没有别人来。

    老人嘟囔着问:“你咋又回来了,这么快就抓了药吗?”

    天开说道:“我忘记拿水壶了,一并把水打回来。”到角落里拎了陶壶再次出门。

    听得他脚步声走远老人才重新坐起来,看到酒洒了不少连连咂嘴说浪费,一边喝酒吃鸡一边嘟囔道:“都说玉不琢不成器啊...小主人,这可是你母亲叮嘱我这样做的、须怪不得我呀!

    烟伯我当然不愿意看到你受苦,但是主人的话我不能不听啊!只好先委屈你了,先让你躲过这一劫再说吧!其实我也不容易呀,吃个烧鸡跟做贼似的...”

    烧鸡上沾了不少土灰,他也不在意、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此时的天开满腹的郁闷、无奈、酸楚,从他记事开始就随着烟伯四处流浪。

    烟伯岁数大又没什么本事,顶多是弄把桃木剑装模作样的给人家驱鬼捉妖,至于鬼和妖长什么样他却没有看到过。

    多数时候都是靠乞讨为生,大热的天烟伯让他脱光衣服跪在火辣辣的大太阳底下,身前再写上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等煽情文字、以博得人们的同情。

    懂事后天开自然要问起父母,每次提起这个话题烟伯都唉声叹气、泪眼婆娑,说他的父母都被坏人害死了。

    那时天开还没有出生,是烟伯刨开他母亲的肚皮把他弄出来、讨百家奶才勉强喂活他,当然要不到太多的人奶,只能用羊奶牛奶马奶狼奶充数...所以他的身体一直很弱。

    天开知道烟波把自己带大不容易,现在他又病得不能动(如果他看到烟伯喝酒啃烧鸡,非一大脚把酒葫芦踢飞不可)自己当然要挣钱养他、给他治病。

    但是他真不喜欢做杂役,不愿意被薛妈妈吆来喝去的、更不愿意被院里的姑娘、龟公打骂

    ,可是...

    他又不会干别的。唉,还是得想办法从拉粪大叔那弄俩铜钱吧!一想起那双长木筷他心里就有失败感。

    从破庙出来不远又碰到了拓风,这一次拓风没有说话,但是仍然用鄙夷的眼神看他、嘴上摆出那两个字的口型。

    天开心情不好懒得理他,经过小溪时把陶罐藏在溪边草丛里,然后径直来到南街的药店。

    药店掌柜老杨头照例坐在门口长凳上,右手拿着一根黑秋木烟袋锅、左手端着茶杯,抽一口烟喝一口茶水。

    那根烟杆疙疙瘩瘩的、像长满毒疮的黑蛇,偏偏又被油汗浸润得铮亮看起来有些怪异。烟伯也有一根,跟这根很像。

    走过他身边天开停下来,问道:“杨掌柜,我爷爷吃了十几付药怎么不见好呀?”

    杨掌柜撩了下厚眼皮却没有看他,撅了撅山羊胡说道:“那就是药力没到火候。”

    天开退回到他身前,说道:“杨掌柜,您这药房可是百年老店,您的药方您卖的药可都是精品呀!

    我爷爷吃了十几付药却不见好,这要是传扬出去...别人就该合计了,是老杨头的医术不行呢还是他卖的药掺假了呢?恐怕会影响你的声誉...”

    杨掌柜正喝一口茶水,听了这话喷了一衣襟,翘着山羊胡呵斥,“小家伙休胡说八道,谁说我医术不行药掺假了?”

    “现在是没有人说,”天开慢条斯理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笔趣阁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