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大魔头从善日常 > 正文 第17章手无缚鸡之力惩罚解除
    但是让他们就此放弃却也是不可能的。

    “自杀?亏你想的出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那些小公子被抓进来的时候哪个是自愿接客的?可是到了最后他们还不是乖乖的听话了?你以为他们没有想过自杀吗?”

    其中一个人轻蔑的笑了一声,扫在荆绚与楚纪安身上的目光不怀好意。

    为首的男人突然抬了一下手,一个人会意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小瓷瓶。

    看到小瓷瓶的一瞬间,荆绚瞳孔一缩,一种不太妙的感觉自心底升起。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听雨楼的护卫按住了他的肩膀,其中一个人强迫性的压着他的脑袋抬起他的下巴,嘴巴一张一合间,那颗药丸就被逼迫着咽了下去。

    楚纪安也不例外。

    见此,楚纪安只是怒红着眼死死的瞪着喂他吃药的男人。

    “吃下这颗药丸,你们就只能乖乖的任凭摆布,就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荆绚垂下眼,浓密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漆黑的眼底酝酿着可怕的情绪,这种一切都不在掌控中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顶。

    “瞧瞧你这张丑脸,真不知道那位尊贵的大人看上你哪点,既然如此就从你开始吧。”

    荆绚的下巴被用力的掐住,若不是系统给的面具实在太过逼真,真实的与皮肤相贴,估计这会儿他已经露馅了。

    荆绚依旧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看着按住他的几人。

    待荆绚的衣袍被解开,露出圆润的肩头,精致的锁骨,纤细的腰身以及并不瘦弱的胸膛,白皙的皮肤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时,突来的寒意让荆绚忍不住颤了一颤。

    严格来说,荆绚是个相对保守的人,就算贵为魔宫宫主,他沐浴的时候也从不叫人侍奉,他讨厌这些人看自己的目光,更讨厌这些人肮脏的手触摸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这会让他忍不住剁了这些人的手,挖了这些人的双眼,毫不留情的刺穿他们的身体。

    但是现在的他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荆绚气的身体都在颤抖,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几乎让他失控。

    眼底的怒火更是不加掩饰。

    “住手!”

    就在其中一个人一只手即将碰触到荆绚胸前的红豆时,荆绚终于忍不住咬牙出声。

    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荆大宫主还从未受到过如此侮辱,胸膛越发的起伏不定,险些呕出一口血来。

    而在楚纪安的眼里,此时的荆绚被人逼迫着仰着头,纤细的脖子拉伸出一道优雅的弧线,是那么的脆弱迷人,有那么一刻,楚纪安觉得眼前的琴一虽然长了一张丑脸,但是除了这张脸,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的完美迷人,不可挑剔。

    结果就是从未被如此对待过的荆绚真的吐了一口血,完全是被气的,另一方面,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羞愤,羞耻感。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赤果身体,对荆绚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就好像一个有洁癖的人突然被弄脏了衣服,一个强迫症患者被挪动了东西的摆放位置一样。

    【宿主,这种感觉如何?】

    一直沉默的系统突然在这个时候出声了。

    荆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嘶吼,“不如何!”

    如果有可能,他是真的想生撕了系统,但事实就像是系统所说的那样,他并没有实体,荆绚空有一腔愤怒,却无法得到发泄,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这只是开始,现在的你只是被脱了外袍,接下来他们会脱掉你的底裤,玩弄你的身体,这些于你而言都是新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笔趣阁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