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 解开封印后 > 第5章 第 5 章
    不知窗幔在风中舞了多久,依稀萤火在丛间跳跃,时而被风卷帘入屋。

    墨渊临微微咳了一声,从一开始的情绪所致的红逐渐褪去,我这才发现,实则他的脸庞毫无血色。犹如工匠烧出来的瓷器瓶,精美易碎,若是少了瓶中花,那就始终缺了点生气。

    他将我的手捂着,可他的手也凉的可怕。

    “二弟,不如明日再叙吧。”他下了逐客令。

    洛黎远远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行了一礼,别了去。

    待洛黎的身影渐远,墨渊临玄袖一挥,烁华宫的扇扇门窗皆掩实了起来,外头的虫鸣声一下子被隔在草丛堆里,连缠绕的风也吹不进来,寝屋之中只有静谧。

    他取了安神香,燃了点在铜炉之中。从炉中悠悠升上一缕烟,慢慢弥漫在空气中。

    “累了吧,你回来怎么不说声,我好去接你。”他自说自话,又牵着我去衣橱处。

    “你不在的这些天,这山里头雾气重,很多地方都潮湿。我每隔几日就会将你的衣物拿去晾晒,所以你放心换了吧。”

    我一愣。

    被封印的这五年时光里,我是不可能回来住的。

    也就是说,他一直将我的衣袍留着。

    可是五年前,淮先河畔,明明所有决绝的话都说尽了。

    我的手有些微颤,拂过那悬挂在竹橱中的白色宗袍······

    “怎么了?”墨渊临低下头来看我,可是他看不见我的眼睛,这会所幸有金绫清目锁在,不至于让他看些,我微湿的眼眶。

    他向来宅心仁厚,与墨渊亦的面冷相比,他似乎一直令人如沐春风。

    遠山的弟子最拥戴他,最不怕的也是他。

    他一点宗主的架子都没有,阳光大好时,甚至还会去校场看弟子练武。

    洛黎也是个温脾气,但是他对剑修要求极其严格,与之相比,校场上,一个像严父、一个像慈母。

    我映像里,似乎从来没见过他对谁发火的样子。

    除了·····五年前最后的那些时光,他把我锁在烁华宫、困在墨氏宗主大帐中,一言不发的愠怒。

    淮先河边,我挡在他身前,以血肉之躯承受拓跋佷的一剑。

    我自以为活不了了,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

    我睡了一大觉,也有些记不清了。

    是“我恨你?”还是“不准死?”

    这些都罢了,我想满心愧疚的长眠,可我欠墨渊临的,总归要还的。

    也许是因这一剑的恩情,他最终还是救了我。

    把我封印在千年玄冰里,保住我最后一点脉搏。

    大概也还是恨我,所以石室里唯有一尊玄冰棺材,与一个不知道会不会醒来的人。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把后来的事忘记了。

    面前的他,站在我面前,火烛之下的长影覆盖着我。

    我轻轻叹一口气。

    伸出手想给他把脉,可是还未触及,他便躲开了。又不等我说话,蛮横地拉我去床榻,“夜深了,休息。”

    我怎么睡的着?

    墨渊临有些古怪,似乎在有意无意的避免让我碰他的手腕。就连梦寐之时也是,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假睡,我一要碰到他,他就将手抽开了。

    我实在清醒的,毕竟我睡了五年,大抵是半辈子的觉都睡了。

    现下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摆在眼前,连睡觉都脱不掉的金绫清目锁,心理就更懵了,尤其是我被封印之前还好好的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笔趣阁小说笔趣阁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