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 璟贵妃她依旧失踪 > 第7章 第 7 章
    出了未央宫,启阳在前,永安在后。启阳公主从不随便与人搭话,大抵是因为宫里人不是怕她便是厌恶她,久而久之养出了她孤高自傲不爱搭理人的做派。

    永安犹豫了下还是叫住了她,“启阳。”

    启阳公主不明所以地回过头。

    “今日之事,多谢。”永安公主许是觉得窘迫,毕竟她也是金枝玉叶,以前还是中宫所出的嫡女,说完这句就没了下文。

    原是为这事,启阳公主说:“我不过是帮理不帮亲。”

    永安公主点点头,一时无言。

    启阳问:“还有事?”

    “没。”

    永安公主话音刚落,启阳公主准备抬脚离开,她却又说:“你是不是得到了一幅璟贵妃的画像,落款写着晟烨?”

    一瞬间,在永安公主还未回神时,启阳公主拉起她的衣袖,一路赶回凤阳阁。启阳公主生性好动,打猎骑马均不在话下,永安公主哪能比得上她,到凤阳阁时,直喘粗气,跟在身后的婢子更是叫苦不迭。

    启阳公主才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回凤阳阁的书房,闭上门就问: “你知道谁是晟烨?”

    永安公主扶著桌子坐下,缓了会,看向她:“嗯?我也是猜测,你将画取出来。”

    启阳将信将疑地望着她,好半晌才终于愿意拿出来,她展开画卷,让永安公主看上两眼,就跟藏什么宝贝似的迅速卷起。

    永安哭笑不得,道:“行了,时至今日,你兄长是太子,板上钉钉的未来天子,我害你有何好处?”

    说得也是,启阳公主也坐下,还为她倒水,“说吧。”

    “此画我见过,”永安公主说,“那年我七岁,父皇登基不久,去长乐宫的次数屈指可数,我看母后愁眉不展,便猜到她是为父皇的冷待而难过。可母后面上只说前朝国事繁重,父皇难以抽身,待他得空了会过来看看我们母女。可却听宫婢提起璟贵妃时常陪伴父皇左右。稚子无知无畏,有一日便去了御书房。”

    “我仓皇闯入,果真见到璟贵妃陪伴在侧。璟贵妃花容月貌,静坐一旁饮茶浅笑,父皇丰神俊朗,低头凝眉挥洒笔墨。他们二人,倒真像是一对相伴相依的夫妻。”

    说到这,永安公主喝了口启阳公主倒的水,横竖她都打算同启阳化干戈为玉帛,彼此之间没必要那么拘谨。

    “璟贵妃见了我,冲我笑,还朝我招手。她可真是个美人儿,一颦一笑扣人心弦。”永安公主对璟贵妃的容颜显然很是赞赏,她是个实诚人,“但我不喜欢她,我三步作两步跑到父皇那儿,想看看他在做什么。父皇见了我就把我抱起来,我往下一瞥,瞥见的还是璟贵妃的容貌。”

    永安说到这启阳公主便知道了,她问:“你是说,那画由父皇所作?”

    “正是。”永安公主肯定地答。

    启阳公主皱眉,在她记忆中,父皇宠母亲,是皇帝宠妃子,谈不上风花雪月的情情爱爱,很难想象他会同母亲做此等风雅之事。

    “信与不信,你自行斟酌,我告诉你,是还你一个人情。”永安公主说,“老实同你说,我确实厌恶璟贵妃。都说帝王薄情,但父皇对璟贵妃分明有情,虽不能多,却也够享用终生。成王败寇,想来都是命。”

    启阳公主沉思片刻,忽然笑了笑,永安这么说她倒放心不少,还情是其一,求情才是重中之重,她对永安说:“陈氏被囚于景仁宫,日子不会难过。”

    “愿你说到做到。”

    永安丢下这话便离去了,为母后求得庇护已是她唯一能尽到的孝,至于兄长,她一个公主无能为力。

    皇帝的效率很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若晨文学百度云小说笔趣阁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