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 绿茶配铁憨,母猪能上树 > 第4章 第 4 章
    匾额上正楷大大书写着“御府”两个字,宅门豁然敞开。正堂上此时正坐着一个面目柔和的女人。她乌黑的长发挽在脑后,手中握着绿玉佛珠。她正在微笑,让人如沐春风,散发着浓厚的诗卷气。

    “见过娘亲”御无忧对她行了个礼。

    “你这是去哪打野了,满头大汗的,整天没个正形”可看到御无忧,这位端庄的御夫人就变了脸,两条秀丽的眉毛都往头顶上飞。她拿出手帕替御无忧擦汗,嘴上却不住埋怨。

    “不是汗,娘,是外边下雨了。我自己来”御无忧说着接过她手中的手帕,头忍不住四下张望“怎么只有娘一个人”

    “不然娘还能是两个人啊。你这不着四六的性子,还说呢,你表妹大老远从泾阳过来,你却不在家,多失礼啊”

    “表哥心里才没有我呢”一个少女娇俏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御无忧抬头看去,只见那偎红倚翠的雕花屏风中走出一个女子。她一身藕色的罗裙,细削肩膀,婀娜绿腰,容貌虽美可一点也不落艳俗,如果说他的未婚妻是人间富贵花,那这位女子便是植长于世外仙峰的绛珠仙草。

    御无忧的心绪被那声“表哥”牵引着。

    他回到了十几年前,尚在老家的那段时光。

    他出生于泾阳,父亲乃书香之族出身,娘亲本是当地望族柳老爷的亲妹妹,两家联姻之后他的父亲不幸早逝,当地人迷信,对他和他娘多有芥蒂,就连柳老爷也选择了冷眼旁观。而他娘生来傲气,竟与娘家兄弟断了联系,独自一人将他养大。

    御无忧从很小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以后出人头地,再不让娘亲和自己被人看不起。之后他得偿所愿,得以进京做官带着娘亲搬离了老家。这十多年来与老家的亲戚再不往来,而面前这位来访的女子却是他阔别多年的表妹,名唤柳飞飞。

    “见过姑母”柳飞飞欠身,对着御夫人行了一礼。

    “来,让我看看”御夫人扶起她,笑容慈爱,似是陈年旧事完全没放在心上“都出落得这么漂亮了——无忧,你说是不是”

    “啊,是”御无忧沉浸在往事的追忆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榆木脑袋。你表哥啊,我已经帮你骂过他了,替你出了这口气”御夫人对柳飞飞说。

    柳飞飞却压根没接着这个眼神,她看着御无忧,双目发直。

    哇!真是好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年郎啊,看那双春水细软的眼睛,那弧度精致到毫厘的鼻梁,还有周身散发出的禁欲又腹黑的气息。斯文败类,我可以!

    这时她脑中传来系统无机质的声音,“请注意,您现在扮演的是男神心中的白月光,白月光是不能在男神面前犯花痴的。请保持矜持!”

    柳飞飞赶紧冷静下来。接着她的眼前出现了两个透明方框。覆盖在原本的景物上,这是只有她能看见的,一种系统评测她绿茶力的方法,上面分别显示了两种不同的选项。

    只见,A是挥挥手表示没事。

    B是主动道歉,将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柳飞飞心想,我又没做错什么,一见面就道歉也太见外了吧。于是她果断选择了A。

    “滴滴”系统无情地给了一个大红叉。“选择错误,正确答案是B,扣除1分”

    回答错误扣一分,回答正确加两分,柳飞飞穿系统快一个月了,也才只有八分。足见其朽木难雕也。

    柳飞飞在心里叹了一句果然自己的段位还是太低了,然后乖乖地按照系统的要求做。

    “姑母您别说他,表哥公务繁忙,我过来已经觉得很叨扰了,您要是再说他岂不是更让我无地自容吗”

    她说完赶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笔趣阁格格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