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小说 > 玄幻魔法 > 并蒂 > 第43章 秀秀
    谁家死了人,牌坊上的白花被染成了红红黄黄的一片。天还是完全黑的,慢慢的从小巷里晃荡出来几个人影,抬着喜轿的八个轿夫都穿着大红色的礼服,面上却没有喜色,乌青乌青的眼睛,黑色和白色混在一起。圆木在他们的肩膀上沉淀出一个肉坑来。

    秀秀被钉在了轿子里,手脚都被绳索捆上,脸上满是斑驳的泪痕,秀秀大叫,渴望外面有人会来救她,可是外面放声吹着的唢呐声音太大了,完全的遮住了她的声音。

    秀秀只是打了一个小盹,便做出这样的噩梦来,她看向窗外,影影绰绰乌云里藏着一个月亮,但是天际已经吐了白。她任凭着绣娘在自己的头上妆点首饰,堂屋里肃静无声,叫她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

    镜子里的脸漠然地叫秀秀不认识,但是这张脸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呀。秀秀没有想到她第一次不被父母训斥的打扮,明目张胆的打扮,会是这样的情况,她要嫁人了?嫁给一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

    这些天来一拨又一拨的人向她陈述利弊,到了最后连她自己都信服了,今天就是她大喜的日子呐。

    择玉拿着一圈红线绳过来要给秀秀绞脸,像是没有掌握好力度一样,秀秀的脸上倏地红了一块,秀秀忍不住嚎哭起来,择玉心疼的很,却也没有她法,只能任凭那咸湿的泪水把红线打湿。

    秀秀问:“大娘,我娘怎么样了,她身体有没有好一些?”

    佩月昨天陷入了彻底的昏迷状态,有时候醒来了也抗拒吃药,只癫狂的乱叫要她们把秀秀送到她的身边来。许家人怕再生变故,干脆将佩月锁了起来,只留一个老妈子在房间里伺候。

    “你娘现在好多了……”择玉实在说不出来佩月会因为秀秀出嫁而高兴的,她只能说:“秀秀可以常回来家里住的,或者你把小娘接过去住也不是不行的。”

    择玉拍了拍秀秀的背,然后坐回了一旁的排椅上,这件事并不光彩,而且对方也只是续弦罢了,双方的意思是不用风光,找个时机将秀秀送到藤野的会馆去就可以了。对方好像只是迫于要一个结果,也不注重过程。

    藤野作为姑爷来许家拜会过,老夫人不愿意见他,正源也不知道该用何样的态度与他交谈,相反的,藤野他很是诚恳谦逊的样子,并表示了自己对秀秀的决心,正源气的浑身发抖,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接受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姑爷。

    秀秀上轿的时候突然闹着要见母亲一面,择玉怕她又再狠不下心来,叫小厮拿绳子捆住了秀秀的手脚,被强迫的送上了那顶富贵的花轿,见证者只有择玉。她是许家的主母,她要操持的东西太多了,在她们觉得这样的事很是残忍不愿意面对的时候,择玉没有选择。

    可她将秀秀送上花轿的那一刻,她为自己心中闪过的窃喜而感到羞愧,放下帘子之后择玉狠狠的深呼吸了几轮,拿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又是一个被冻白了的早上,佩月的神经被外头的一声鸡鸣闹醒,她跌跌撞撞地跑下床去开门,在梦里她梦见自己的女儿在叫自己。她使劲的锤那门呀,却怎么使劲也锤不开。于是她大叫道:“把秀秀给我!把秀秀还给我!”

    许宅的院落里横着一具女尸,隐隐约约的,在白布下看到了里面的红色。曼媛心里难受,秀秀虽然不是她自己生养的,可是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怎么就变成这样具没有温度的肉块了呢。

    曼媛忍不住要呕吐,冲到了旁边的木桶里伏着身子干呕起来,闲秋赶紧追过去拍曼媛的背,又不能再说什么,只能沉默着。

    大家只沉默着站立在一边,像是提前进行了默哀,老夫人再次流下了浑浊的老泪,眼看着要倒,忠武站的近,赶紧去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饭饭电子书启迪小说网笔趣阁新站笔趣阁格格党